2024年4月12日

想做中国版 Snowflake 的创业者们梦碎了吗

作者 admin

“Oracle在中国怎么可能在营收上逊色于阿里云?”

2021年中,IDC的一位分析师突然收到了一封投诉信:Oracle对他们最新发布的《2020年中国关系型数据库市场研究报告》提出了质疑,称报告的数据存在偏差。

在这份报告中,IDC给出结论:长期稳坐中国市场头把交椅的Oracle失守,阿里云拿下了榜首位置。

这份报告甚至惊动了当时Oracle中国区老大,他们直接给IDC施压,要求重新统计各厂商的营收。

数据有误?实则不然。那位IDC分析师称,排名变动是因为在2020年的市场份额统计中,IDC引入了新的计算方式,将云上数据库的收入纳入考量范畴。

谁也没想到Oracle的霸主地位会被阿里云抢去,谁也没想到阿里云能在数据库方面逆袭。

这次争论背后,隐藏着当时的行业发展背景:云的出现,打破了原有数据库市场格局,一场新的排位赛重新开始。

在国内,不少互联网厂商、创业者都嗅到了这一波机遇。

阿里系,随着李飞飞的到来,整合了阿里集团、阿里云两支团队,随后开始带领阿里云数据产品向云原生的深度演进。

腾讯系,其TDSQL先从对内孵化支持大的国民级应用,再做公有云的支撑,到近两年也加速发力国产化替换。

华为则是走了开源路线,2020年6月正式将Guass DB开源发布。

在字节跳动,2020年内部立项,决定做一款云数仓产品——ByteHouse。短短一年后,ByteHouse通过火山引擎走向对外服务。

除互联网大厂外,还有许多数据库专家选择创业。

回顾那两年,创业者们都是雄心勃勃,都是要做中国版Snowflake、Databricks。

然而,眼下许多创业者最初的与乐观似乎被现实的压力所稀释。过去两年,数据库从融资热潮再到退潮,一些创业公司陷入了外部输血困难的局面。而又因为国产替代、出海市场开拓受阻,一些公司的内部造血能力也令人堪忧。

“今明两年是一个分水岭,有很多创业公司都会活不下去,尤其是营收规模一个亿以下公司都会很危险。”某投资人判断。

短短两年,数据库从业者经历了哪些市场变化?他们又将如何应对?

沸点跌至冰点的投融资

“感觉自己也不是很什么追风口的人,就不知道怎么突然被炒上风口。”李令辉谈起刚创业时的感受。由于数据库艰涩难懂、且缺乏二级市场标的,素来被视作创投盐碱地。2019年,李令辉入局数据库时,这个赛道相对较少受到关注。

“就这两三年时间,突然发现漫山遍野都是数据库公司。”

投资经理张飞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