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12日

元宇宙泡沫破裂了吗

作者 admin

随着今年国内外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宣布削减元界业务,而软硬件方面并没有出现革命性的服务或产品,元界行业的发展显得一片混乱。 除了舆论关注的快速转移之外,在近日某地举办的元界产业论坛上,不少业内人士也提出了对元界的担忧。 那么,一度被炒作的元宇宙“泡沫”真的“破灭”了吗?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什么是“元宇宙”。 尽管人们从社会形态、生活方式、生产关系等不同角度对元宇宙概念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但有一个基本共识:“元宇宙”本身并不是一种新技术,而是一种新技术。由5G、虚拟现实等形成。 融合设备、人工智能、动画引擎、区块链等前沿数字技术所构想的技术形态。 就像我们今天随处可见的“互联网”一样,它也是由网络通信、音视频流处理、超文本语言等一系列信息技术集成发展起来的技术形态。 回顾“互联网”这一概念的整个实现过程,我们不难发现,这是它所融合的信息技术不断突破、不断有效融合的过程。 因此,只要融入元宇宙的数字技术不断研发进步并有效融合,元宇宙的概念绝非“泡沫”,而是必然会得到推广和实现的技术蓝图。

目前,元宇宙相关的数字技术实际上已经在发展和融合。 比如近两年掀起的虚拟人热潮,其实源于云渲染技术与三维人脸重建技术的融合突破。 然而,当时的虚拟人普遍缺乏智能交互的能力。 而现在人工智能大模型技术的出现,可以很好地弥补虚拟人在智能上的短板。 因此,现在行业面临的真正问题是如何准确了解产业技术动态并能够快速适应和调整。 当然,元宇宙的概念最终达到产业爆发可能还需要数年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元宇宙不会被“不断实现”。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知名互联网企业在元界此前的发展布局中的“失败”呢?

如果我们审视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虽然很多大企业想要抢占下一代技术革命的制高点,但想要成为技术革命的最终领导者却并不容易。 例如,IBM早在1994年就推出了第一款智能触摸屏手机Simon,但最终由于产品价格昂贵、移动网络尚待开发、技术落后等多种原因而没有继续下去。公司的财务损失。

毕竟,元宇宙是一项创新事业。 既然是创新,就要考虑如何面对失败。 对于所有公司,无论大小,这都是一个平等的问题。 因此,对于元界这样的先进技术概念,企业的研发投入应该是审慎且可持续的。 然而,大企业在实力雄厚、人才优秀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 这些压力来自于上市公司市值、内部论证、股东预期、市场竞争、公众反应等。在实力和压力的双重驱动下,一些企业对元宇宙的研发变得非常激进,甚至演化陷入一场巨大的赌博,一次性投入大量资金,并期望快速获得结果。 这种情况下,失败就会导致雪崩般的灾难,大量人员出现。 裁员、企业重组、高额财务损失,也会让人们耻辱地谈论“元宇宙”。

因此,一些大公司取消元界业务并不意味着元界本身“做不到”,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在应对创新失败方面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也有一些企业原本擅长运营,但在创新管理方面却存在一些短板。 它们可能更适合可以更快实施的技术。 此外,我们也不能一概而论地否定他们在虚拟宇宙领域的坚持和成就。 例如,Meta在调整了激进的研发计划后,仍然活跃在虚拟宇宙领域。 苹果的Vision Pro揭示了元宇宙设备开发的新思路。 国内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元界相关企业,极大地推动了元界生态的整体发展。

对于元宇宙从业者来说,一个明显的问题是,大多数人需要跳出电脑和手机时代遗留下来的思维框架。 以软件为例,在万维网时代,人们为了突破空间限制,想出了超链接技术,让用户快速从一个网页跳转到另一个网页。 但如今的元宇宙实践者不仅很少做出这样的创造性尝试,而且还用与过去制作三维游戏的人相同的思维来设计产品。 例如,在国内某大厂商推出的废墟元宇宙之旅产品中,用户的数字化身实际上要像真人一样在地面上缓慢行走。 这导致用户从空间A切换到空间B,这实际上是成本和现实上的,这些不仅没有给用户带来多少新鲜便捷的体验,而且还增加了他们不必要的操作负担。

由于元界是一个革命性的数字化概念,元界产品的设计必须能够给人们带来突破观念、改变行为、或者大幅提升效率的体验。 虽然在产品开发过程中,设计师必须考虑高度的现实还原和用户习惯等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新的客观条件下仍然受到原有客观条件的限制。 我们可以从《Fortnite》演唱会中得到灵感。 他们的空间算法并不违反基本物理定律,但他们的用户可以接触到诸如天空翱翔、时间旅行和爆炸外观等非凡体验。 这些看似奇葩的功能设计并不会导致元界产品脱离实际的应用场景,因为它们就是元界空间中的现实。 如果我们的元界产品中能够有更多这样的新鲜功能,那么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元界产品,最大化元界产品的价值也就水到渠成了。 (黄培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