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13日

475Meta要掘开元宇宙中的金矿

作者 admin

市值连连下滑的Meta,正在挖掘元宇宙中的金矿。

近日,据CNBC的报道称,积极拥抱元宇宙的Meta,在其旗下元宇宙社交软件Horizon Worlds中,允许部分创作者可以出售包括NFT在内的数字资产,不过作为游戏的运营方,Meta会从每笔交易中抽取比例高达47.5%的佣金。

抽佣在互联网平台中并不少见,包括直播卖货抽佣、电商交易额抽佣和手机应用商店抽佣等,但元宇宙目前还处于发展萌芽期,抽佣还算是件稀罕事。而在元宇宙领域内早有布局的Meta,正迫不及待地开启元宇宙产品抽佣的潘多拉魔盒。

47.5%,小扎想赚钱?

Meta押注虚拟现实赛道的时间很早,2014年时豪掷20亿美元买下Oculus。不过在当时被认为是处于风口期的VR行业,没过几年就经历了行业滑铁卢,许多公司都铩羽而归。

Meta倒是不太在意外部环境的变化,将虚拟现实视为未来,Oculus更像是其花20亿美元买来的通向未来的“船票”。

在Meta内部,专门设有FRL部门(Facebook Reality Labs)以推动VR/AR软硬件生态的发展。扎克伯格曾表示,公司预计在2021年对FRL部门的投入达百亿美元,这一数字未来还将继续增长。

从财报来看,小扎说的话不假。VR前沿技术探索和生态布局十分烧钱,Meta的2021年财报显示,FRL部门一年亏损超百亿美元,是妥妥的烧钱大户。但从Meta的近况来看,公司自身和市场似乎并不允许FRL这么继续烧下去,投入了这么多年的技术探索,总归要市场和投资者看到相应的盈利的曙光。

其一,去年开始随着苹果ATT政策的到来,以社交软件为核心的Meta难以精确地获取用户数据,进而影响到广告的投放精度和投放成本。

要知道,从营收角度来看,Meta更像是一家广告公司,2021年三季度广告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7%,在苹果的带动下,未来Meta的广告业务增长预期并不明朗。

其二,Meta除了在隐私安全方面受到公众质疑外,在TikTok等短视频平台的冲击下,影响到市场对Meta长期价值的判断。Meta高管Mark Zuckerberg表示,短视频领域TikTok是规模非常大的竞争对手。

在从Facebook改名为Meta后,积极拥抱元宇宙并未有效提振Meta的公司股价。今年二月初,Meta发布2021第四季度后股价大跌26%,截止至4月16日Meta市值为5705亿美元,相较去年九月的万亿市值近乎腰斩,与AMA(苹果、微软和亚马逊)三家的差距越来越大。

显然,Meta设置47.5%的抽佣比例,是要向市场证明平台新的盈利模式,以及在被看成是未来发展方向的元宇宙领域,自己已有所作为。

Meta此举能带来多少营收并非是重点,关键在于要用户和其他厂商看到,Meta有能力和底气抽取如此高的佣金。

抽佣比例高达47.5%,Meta的底气何在?

在当前VR领域里,Meta是少有的软硬件实力都很强的玩家,这得益于其长期的探索和布局。

在硬件层面,去年第一季度,Counterpoint的报告显示Oculus的市场份额高达75%,相较于2020年第一季度市场份额提升了41%。IDC的数据则显示,去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破千万,同比增长92.1%,其中Oculus的份额达到80%。

在软件领域,这也是许多VR厂商的薄弱环境,2016年VR行业滑落,就与VR软件生态发展滞后有关。本身就是软件大厂的Meta,不仅在Oculus上有Horizon Worlds这样的热门应用,还有Chronos、Dace Central等不下几十款平占游戏。

畅销的硬件为Oculus的软件生态发展铺路,吸引更多开发者主动加入其中,同时,许多平台优质独占应用和游戏的出现,使消费者在选购VR设备时更倾向于选择Oculus的产品。

在VR领域手握软硬件两张王牌的Meta,有足够的底气设置47.5%的抽佣比例。且按Meta的说法,47.5%的抽佣比例并非随便设定的,其中30%为硬件平台费,另外17.5%为Horizon Worlds的软件平台费用。只要分开看抽佣比例,并不比苹果APP Store 30%的抽佣比例高。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去年Ocrlus的平台应用下载了已突破千万,比2020年翻了一倍还多,更多用户已习惯了在Oculus上下载和使用应用,并将其视为另一个多功能娱乐平台。

从Meta提早布局Oculus的软件生态举措来看,其想借鉴苹果当初APP Store的发展模式,提前在“新”硬件上开辟应用商店,以分佣激励的方式刺激平台开发者。只不过区别在于,元宇宙需要以Horizon Worlds这样的热门虚拟现实应用为基础,抽佣商品也更多,包括各类数字资产产品。

现在走软件盈利模式的道路,利于Oculus巩固自己的行业地位。Oculus Quest 2起售价比上一代整整低了100美元(一代399美元起),从产品定价上可以看到,Meta以降低硬件起售价的方式抢市场,未来寄希望于软件服务赚钱。

Meta要引领元宇宙抽佣的潮流?

走在行业前列的Meta,正以抽佣的方式告诉其他行业玩家,元宇宙的盈利模式可以更多元。

一方面各种数字资产可以运用到Horizon Worlds这类元宇宙应用里,平台得以从愈发火爆的数字资产交易中分一杯羹;另一方面,Meta此举或会带动其他厂商,在平台软硬件成熟时也采用类似的举措,一起去挖掘元宇宙中的“金矿”。

正如iPhone不附赠充电头一样,一旦行业内有影响力较大的厂商开了头,其他玩家大概率也会去做类似的事情,毕竟市场追随者承受的压力要少得多。

47.5%的抽佣比例可能只是暂时的,正如苹果发言人Fred Sainz所说的,“Meta试图向这些创作者收取比其他平台高得多的费用。”47.5%的抽佣比例过高,未来可能会回落到30%左右,向移动应用商店看齐。

不过,Meta开启的元宇宙高比例抽佣的大门大概率不会关上,其他厂商正需要这样的高比例抽佣事例,去讲更多让投资者信服的商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