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3日

来数据超市带货一个国家操盘的神秘新风口

作者 admin

北上深行动,上百家企业入局!就为了把“数据买卖”摆到明面上来。
作者李水青
编辑心缘
近来,一位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的专员有了一个新工具——一款名为“企业电智绘”的数据产品。通过获取企业用电行为、用电欠费、用电水平等情况,这个业务员能对企业的资质进行辅助评估。这款数据产品的获取来源正是一种新的市场形态——数据交易所。
一提到数据交易,很多人可能想到的是“人脸数据倒卖黑产”、“数据泄露”等负面事件,由于没有正规场所和规范,数据买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隐身”在一片灰色地带,很多交易内幕不能见光。
现在,这一灰色地带将被一个阳光地带取代,那就是政府牵头的数据交易所。
这是一个国家操盘的神秘新风口,自2021年初起,东部、西部、南部、北部都已纷纷在高层的不断强调下,以极高优先级采取行动。
今年3月,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成立;今年11月,上海数据交易所正式开市;就在刚过去的12月17日,西部数据交易中心在重庆江北区创立并达成首单交易。此外,南边的深圳大数据交易所在年中被当地立法确认后,也传出在年底交成绩单的消息。
与此同时,金融、交通、电商、电力等各个行业最具“数据财富”潜力的企业已纷纷入场,中国移动、京东、高德地图、国家电网、东方航空、千寻位置等都成为“初尝螃蟹”的买卖方。
在上海数据交易所中,上百家数商已经入驻,几十款数据产品已上架,顶着独有的ID和详细说明书,待价而沽。很多人在京东上购买过电子书,在App Store中买过软件产品,却很少有人接触过正规陈列销售的数据产品,数据交易所正是提供了这样一个“数据超市”。

 

东、西、南、北地区最具实力的城市纷纷建立“数交所”,如果站在10年后回望今天,这很可能暗藏一个中国经济“变道”强有力信号。上月底发布的《“十四五”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指出,到2025年我国大数据产业测算规模突破3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保持在25%左右。
数据交易所到底是一个什么新物种?做的是什么样的买卖?又为什么在今年扎堆涌现出来?又代表着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什么趋势?我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本文福利:四大数据根据地建立,中国数据经济进入新阶段;大数据从一个新兴的技术产业,正在成为融入社会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推荐精品报告《中国信通院:大数据》,可在公众号聊天栏回复关键词智东西256】获取。
 
01.
东西南北“数交所”涌现
2021成数据交易元年?

 

 

今年3月,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北数所”)成立,定位国内首家基于“数据可用不可见,用途可控可计量”新型交易范式的数据交易所。
成立之后,北数所陆续在9月上线了数据交易系统,11月引入进行数据评估评级的一批中介服务商,12月发布涉及具体交易流程的六大交易权益……可以说万事具备,只等产品上线开卖。

 

产品可能是一个数据集,也可能是一个数据报告,或者一个实时数据服务的API……一切从数字到文字、表格、图片、声音、视频的各种形式的数据,都可能被加工成为这些“数据超市”的畅销产品。这个超市的产品有质量保证、价格保证和售后服务,远比过去在大街上打听、去黑市里交易便捷安全得多。
比如,当下很多无人驾驶公司需要AI训练数据,包括周围环境、障碍物、拥堵情况等数据需求量很大,或许就能通过数交所来获取。
就在北数所紧锣密鼓筹备的时候,11月25日,南部的上海数据交易所成立。
不同于北数所的循序渐进,上数所经过半年筹备,成立首日就签约100家数商,上线20款数据产品,并达成首笔交易。当天,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将“企业电智绘”产品,卖给了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让其利用企业用电行为、用电欠费、用电水平等评估报告,进行辅助授信、信贷反欺诈。

 

上数所宣称,这是全国首发数商体系、全国首发数据交易配套制度、全国首发全数字化数据交易系统。交易所虽设在上海,但一定是服务于全国。可以说,向北数所发出猛烈挑战。
在北京和上海暗暗较劲的同时,中国的经济第三极深圳并不甘于落后,今年7月,广东省印发《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率先试水数据交易相关法律。次日,深圳发布《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首次通过立法规范数据处理活动。
今年8月,《财经》记者多方获悉,当前深圳已经在筹备数据交易所等多项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商业银行、数据基础设施供应商等机构参与其中,预计今年底可开始公共数据交易。
如果深圳数据交易所上线,可以说与北京、上海的数据交易所形成了东、南、北三足鼎立的局势。
不仅如此,作为西部的“科技硅谷”,重庆也在行动。就在上周12月17日,西部数据交易中心在重庆江北区正式成立。尽管西部在数字经济上不占优势,但重庆显然计划先占一个坑。

 

当日,西部数据交易中心上线三款数据产品,并达成首笔交易,买卖双方为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据悉,近期还有近30款各类成熟数据产品将陆续在数据交易平台上架。
至此,东、西、南、北四地的数据交易所已经悉数落成,就像四把火炬在中国长三角、成渝、珠三角、京津冀四大经济区燃起,开启数字经济发展的新阶段。
如果在多年后回看这一年,或许会发现这些“火炬”正是中国经济“变道”的关键信号。
02.
一个中国经济“变道”的强信号

 

 

回顾前两年的科技圈,大家几乎不说大数据,喜欢谈人工智能。然而,2020年的一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让人们认清一个现实,为什么很多AI城市大脑失灵了呢?背后的主要问题,出在数据环节。我们连数字化都没实现,谈什么智能化?
人工智能有三大关键要素——算法、算力和数据。从2020年起,数据要素越来越被产业关注。
2020年4月是一个时代的新起点,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首次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和技术四大生产要素并列。这标志着高层肯定了数据要进行交易,并且和房地产、资本交易一样重要。房地产市场有多大我想这不用强调,因此数据如何交易这件事,也成为很多人不想错过的一个神秘新风口。

 

进入2021“十四五”开局之年,“十四五”规划更是进一步提出“激活数据要素潜能”。商务部在10月份发布的《“十四五”服务贸易发展规划》中指出“支持数字产品贸易”,标志着数字贸易首次被纳入商务部的五年计划。
数据交易流转成为越来越迫切的需求,中国各行各业的“数据孤岛”存在的太久,需要通过新的市场机制来一举击破。
如何探索新路?
拿人工智能行业来说,在算力、算法的交易模式已经逐渐探索出来,这是很多产业人比较熟悉的。
比如,在阿里云、华为云等各大云服务官网上,算力服务被明码标价,一键购买。在算法商城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华为的HoloSens Store算法商城,会有多个算法提供商的算法,使客户只需要在网上一键选择算法,就可以部署到摄像机等设备上,进行远程调试。除了华为,安防企业大华股份、AI企业旷视科技等都推出了他们的算法商城。
和算力、算法交易类似,数据交易需要从底层技术、行业经验等多方面沉淀新模式。但与此同时,数据由于本身传播即消费,数据交易的新模式更难探索。
回顾我国第一波大数据热潮中,有过一波兴建数据交易所的小,却基本以“失败的试验”告终。
最早是在2015年,贵阳就建立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提出非常先进的理念构想,根据需求方要求对数据进行清洗、分析、建模等处理后再出售。成立当日,腾讯京东完成首笔交易。然而,在那之后,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几乎都没有进行大规模数据交易,宣告试验失败。

 

自2015年以来,国内成立的数据交易所、交易平台、交易市场也不在少数,大大小小的达到30家,但是交易规模大多不及预期。

 

▲2015年以来成立的大数据交易平台(图源中国电子报)

关于背后的原因,南京云创大数据总裁刘鹏分析,数据确权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数据价值评估模型不够完善,市场供需矛盾明显(购买侧有强烈的需求,但供给侧却极度匮乏)等问题显著。同时,缺乏共享理念、交易平台定位模糊、专业人才不足等问题普遍存在。
《中国商报》上个月援引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的话说,中央政府在建立数据交易所时应该有高度的选择性。“就像证券交易所一样,北京、上海和深圳可以有,但一般的省会城市或市级城市不应该有。”
即便是北京、上海这样技术和经济配套齐全的地方,要做成数据交易所也需要条件。
北京、上海也都在2015年有布局,但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裁卢勇在近期坦言:“上海数据交易中心运营五年后,我们发现,虽然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业务量已经很大,但整个市场还不够活跃。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