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10日

赋能MCN,点燃元宇宙新阶段:AIGC风口如何变为底蕴

作者 admin

宇宙夫夫

图/视觉中国

“无论是AIGC还是元界,这些技术未来都会被称为基础设施。未来MCN与AI相关企业的合作将成为常态,或者说MCN自研AI将成为大趋势。”

根据《2023中国内容机构(MCN)产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数据,2023年,我国MCN机构数量将达到24000+。 新风口AIGC的出现,给MCN行业带来了新的变化和机遇。 为了适应用户需求和市场变化,MCN机构也在不断探索新的内容创作方式和商业模式。

2003年5月10日,淘宝上线,两年内占据中国网购市场70%左右的份额,为MCN行业未来的繁荣埋下了种子。 截至2018年,其市场规模已突破百亿。 然而,近年来,MCN市场的增长放缓。 面对上下游需求升级、同业竞争加剧、机构盈利难度加大的现状,MCN机构需要面对自身的“迭代期”,立足于各自的基因。 有了能力,开始在不同的新赛道上“赛跑自己”。 2022年,这个新赛道可能就是元宇宙,但随着无数厂商涌入元宇宙赛道,概念和应用逐渐成型,电商等传统MCN业务逐渐饱和。 元宇宙的下半场,也可能是MCN公司自己。 下半场。

自ChatGPT发布后,元界的热度有所下降,不少厂商认为AIGC会是一个新的风口。 在MCN行业,AIGC作为元界的重要底层支撑、提升从业人员生产能力的重要工具、虚拟人发展的关键技术,正在逐步改变MCN的生产流程。 目前,已有多家MCN公司表示,公司内部诞生了“AI培训师”等新岗位,将AI应用于分析决策、数据采集、内容审核、内容创作等领域。

但是,如何将新技术带来的风口转化为企业的科技背景来赋能生产,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蚊子会创始人兼董事长王俊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跟风打造AI数字人的企业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开始。预计一大批公司将受到重创。” “业界喜欢炒作概念,但无论是元界还是AIGC,都只是一种数字技术,最重要的是降本增效。”

千马网络运营总裁林青林也对记者表示:“我们之所以选择AI,是因为AI是一种工具,并不是元界谁火的问题,我们选择进入是因为我们的产品、IP ,技术是买得起的,这些理念也符合我们的需求和发展方向。我们是一家有技术背景的公司,会继续拥抱技术。”

元宇宙行业科普_宇宙科普小知识手抄报_宇宙夫夫

图/视觉中国

“AIGC 模型是我们的数字劳动力”

据国外商业咨询机构Acumen Research and Consulting预测,2030年AIGC市场规模将达到1100亿美元。面对市场机遇,众多MCN机构开始尝试利用AIGC技术提升内容质量,拓展新的内容业态和场景,优化内容分发和变现渠道,提升竞争力和创新能力。

目前,AIGC已经渗透到MCN制作的方方面面。 林庆林认为,AIGC在赋能设计和生产环节尤为突出。 “我们公司新设了一个职位,AI培训师,让AI根据需要生成素材,效率惊人。” 林青林说,“我们还成立了元龙雅兔AIlab,尝试与百度文心一言合作,同时培养自己的模型。”

林庆林表示,在产品设计方面,使用基于AI的设计软件可以自动生成各种设计元素和变体,快速获得多种设计方案。 在此基础上,设计师可以根据客户反馈和数据分析进行优化优化。 改进; 在新媒体方面,基于AI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可以更快速地生成和发布产品文案和种植图片,同时更好地了解受众的需求和兴趣,针对受众的兴趣偏好不同的用户群体,提供更能满足他们需求的内容和服务。

此外,王君野还表示,目前很多公司都在用AIGC赋能MCN生产流程。 比如用达摩院的同义千文写剧本,然后让真人做一定的优化和调整。 虽然还是需要真人当看门人,但是收集素材的时间已经大大减少了。

AIGC 作为一个创造性的大脑也非常高效。 “当我们需要一个想法的时候,我们可以让AI不断地提出想法,然后我们可以对它们进行过滤和升级。也就是说,AI已经成为我们的数字化员工之一。我们可以有无数的数字化员工来帮助我们思考想法、场景,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在这里发挥才能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 王君野还告诉澎湃新闻,用AI生成短视频不仅速度快,而且降低了内容创作者的门槛。

不过,AIGC的爆发也带来了一些不安。 “失业”、“被替代”等词语在网络上频频出现。 随着MCN中AI训练师岗位的出现,是否会改变产品设计师原本的工作? 被替换? MCN应该如何拥抱AI时代?

对此,林青林以拨号上网时代为例,指出“那时候几大门户网站的一点文字新闻就满足了,但现在多媒体已经很普遍了。”爆发是AI技术发展的结果,但是用户对内容消费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强,不会有信息过载的感觉。我们对AI的使用还是一个人机交互的过程,人与人仍然是让人工智能产生我们想要的东西的关键。”

“不要恐慌,无论是AIGC还是元界,这些技术在未来都会被称为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意味着它不是一种神秘的力量,而是一种新的渠道,一种新的媒介,一种新的形式。未来,合作MCN与AI相关企业的合作将成为常态,或者说MCN自研AI将成为大趋势。” 王君野说道。

虚拟人是未来

在两位“圈内人”的介绍中,有一个词反复出现——虚拟人,这可能是元界与AI结合的产物中最直观的一个。 据悉,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其中基于身份的虚拟数字人(如虚拟偶像、虚拟歌手等)和服务型虚拟数字人(如e-商务导购、新闻主播等)将成为主流数字化虚拟人形态。

试想这样一个场景:一个虚拟主播24/7不间断地介绍产品,同时又能娴熟地回答观众的问题,而且精力充沛,不会出错。 在两位受访者看来,这样的未来似乎并不遥远。

宇宙科普小知识手抄报_元宇宙行业科普_宇宙夫夫

虚拟主播Lil正在直播画画

直播可能是电商流量转化效率最高的方式,但王俊烨表示:“每天直播流量的最佳时间段只占20%,这意味着真人做更长的直播没有意义,而且效率也提不上来,既然如此,我不如用虚拟人来做?” 此外,王俊烨还告诉记者,电商直播与一般娱乐直播最大的区别在于,消费者有非常直观的需求。 ,最重要的是了解产品的功能、售后服务、价格等因素,但其实不要太关注主播本人。 因此,虚拟人只需要具备一定的功能,就可以更好的胜任电商主播的角色。

虚拟人主播面对不同的分发平台也各有优势。 “虚拟人可以在多个平台同时直播,再有名的主播也只能在一个平台同时直播。一旦我们打造出一个虚拟人IP,每个平台的消费者都可以观看。” ,还可以根据用户数据使用不同的脚本,换不同的装束,贴近平台的风格。”

不过,王君野也提出了一些担忧。 他认为,目前商家使用虚拟主播的目的是尽可能地告诉消费者,“我是一个真实的人”,但虚拟主播的服务能力和智能化还达不到标准。 他们会想方设法欺骗消费者,但虚拟主播无法回应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者很容易产生不满情绪。 “因此,国内很多大品牌都不敢轻易使用虚拟主播,涉及的风险极高,很容易涉及版权问题。”

元龙雅图首席运营官罗元靖从技术角度解释:“目前,将大模型连接到虚拟人,其实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因为大模型的训练需要庞大的数据量大,语音内容不可控。 这些问题让“虚拟人接入ChatGPT”的想法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实现起来却非常困难。 这不是一个员工和两台计算机的问题。 它还涉及到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 必须考虑内容审查等因素。”

AI点燃元宇宙的下半场

如今,Metaverse 的概念越来越少被提及。 根据 Meta 最新一季度财报数据,其 Reality Labs 部门(metaverse business)经营亏损 39.9 亿美元。 根据Roblox最新财报,Roblox Q1季度净亏损达到2.68亿美元,较上一财年同期(1.6亿美元)进一步扩大。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AIGC的“出圈”。 作为目前最受欢迎的AI公司,OpenAI不久前完成了103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为270亿美元至2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00亿至2000亿元)。

不过,两位受访者都认为,这两个概念并不是潮起潮落的“对手”,而是相互促进、相互赋能的“伙伴”。 两者的联手,才能成为赋能MCN领域科技背景的利器。

“Metaverse是一个空间,我们把这些品牌和用户搬到这个虚拟空间里,AIGC可以为这些空间提供更智能的服务和更人性化的体验,让原来单一的环境和空间变成更有趣、更新颖的呈现方式所以我觉得元界和AIGC是相辅相成的,AIGC是元界的一部分,可以让元界更加智能化,提高元界的消费能力。社区。” 王君野说道。

林青林更多地提到了虚实结合的概念:“我们去年发布了虚拟形象常小月和左左图,并打造了自己的IP。而IP本身就存在于我们的元宇宙世界观中。这些IP也可以产生一些周边,食品衍生品,和集团的主业形成联系,很多声音说元界是空的,但是我们之所以把元界列为三大业务板块之一,是因为我们有IP和技术,有产业,有了元宇宙的概念,这些可以更好的融合在一起,而不是随波逐流。”

元界作为品牌影响力的渠道,2023年将迎来AIGC的大力支持。两位受访者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不是唱衰元界的借口。 林庆林认为,元界更多的是企业根据自身需求进入市场,而AI更多的是以基础工具的形式为不同业务延伸核心能力。 这个工具可以应用于任何行业。

6月16日-17日,2023上海国际MCN大会暨品质生活节将在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举行。 在17日的发布会上,“直播新业态”的话题也将成为讨论话题之一。 蚊子俱乐部创始人兼董事长王俊烨等MCN领军人物将探索MCN新趋势,推动直播电商新业态新模式。 , 新路径。

宇宙夫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