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9月4日

没有游戏这一波AI热潮可能会迟到10年

作者 admin

作者:董子博

编辑:岑峰

2009年,一位ID名叫“IceFrog”的游戏开发者收到了一封邮件,而没人能想到,如同一只蝴蝶在太平洋上扇动翅膀,这封邮件竟然也和12年后发生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浪潮有关。

当时的IceFrog是电子游戏 Dota: Allstars(下简称Dota)的主要开发者。作为主创团队里唯一技术科班出身的人,他的加入,让原先Bug泛滥、体验破碎的Dota变得稳定,从而名噪一时。

尽管作为当时世界最爆红游戏之一的主创,IceFrog却一直为人低调,从不公开自己的个人信息,也不接受采访。他与外界的连通渠道,只有他公开在游戏加载界面的邮箱,用来收集玩家反馈。

每一天,IceFrog的邮箱,都会被几百封邮件填满,而他本人也尽量单独做出回复。而上面提到的,那封与计算机历史发展有些千丝万缕联系的邮件也混杂在其中。

这封邮件的发件人,正是当时凭借着《半条命》、《反恐精英》而广为玩家所知的游戏厂商——Valve。而邮件的内容,也简单明快:希望IceFrog可以来到Valve,主导自研游戏Dota的开发。

彼时,IceFrog正深陷“私自出售游戏创意”的风波。而Valve发来的邮件却让IceFrog感受到,对方也是Dota的忠实粉丝,和他有着相同的游戏哲学。

最重要的是,在Valve可以让IceFrog独领大权,执掌游戏的开发。于是他与Valve一拍即合,组建团队完成了游戏《Dota2》的开发,而这款游戏至今仍然是全世界同时在线人数最多的游戏之一。

游戏《Dota2》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IceFrog曾不止一次坐在办公室里,想象着这个自己开发的项目能够成为全世界最叫好又叫座的游戏;

但他的确想不到,这款名叫《Dota2》的游戏,竟成为了10年后全球最前沿人工智能——GPT——的重要奠基,从而让AGI(通用人工智能)的梦想距离人类又近了一步。

在OpenAI,我们完成的第一个真正的大型项目,是制作了一个实时战略游戏……而这个游戏名叫《Dota2》。”OpenAI的主创Ilya Sutskever在与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对话时如是说道。

2016年开始开发,历经三年时间,OpenAI Five就将Ti冠军OG战队以2:0的战绩斩落马下,不仅收获不少鲜花和掌声,更让OpenAI在强化学习的领域开疆拓土,并且把这种经验带到了GPT的开发当中,也间接促进了RLHF(人类反馈强化学习)技术的发展。

“你们(OpenAI)在前期做的许多工作,有些看起来像是走了弯路,”黄仁勋在对话中回应Ilya道,“但事实上,这些看起来像是弯路的工作,都导向了我们现在讨论的重要的事情——比如ChatGPT。”

游戏对于AI,为何能够如此重要?而AI又能以怎样的方式,让游戏产生新的可能?

游戏,AI的终极训练场

 

事实上,早在《Dota2》之前,游戏就是人工智能科学家们关注、研究的对象。甚至,最早的游戏就与人工智能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

上个世纪50年代,当时计算机刚刚诞生不久,英国剑桥大学专研计算机的一名博士——桑迪·道格拉斯,就在琢磨着如何让人能在计算机中玩上“井字棋”。

井字棋

而当时,互联网概念还要几十年才会诞生,两人面对面用计算机玩井字棋,又难免有点“舍近求远”。于是,桑迪不仅开发了井字棋的游戏,还在游戏中植入了人工智能的概念,让玩家可以和电脑对局——这可能是AI在游戏中的初次登场。

而后世,Deep Blue(深蓝)颇具争议地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十年后,AlphaGo左右出击,分别击败韩国与中国的两位国手,又让人们对AI的发展产生了注意与兴趣。

游戏与AI,这两个几乎诞生于同一个时代的计算机科学门类,就如同两个结伴而行的舞者,从未离开对方左右。

利用游戏提供娱乐,这是人们对于计算机近乎本能的需求和想象;而既然玩家要与计算机交互,为了提供“旗鼓相当的对手”,计算机的智能——也就是AI——其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

但对于游戏,AI科学家看得更深,也更远。他们不只把游戏看成单纯的娱乐方式;相反,他们看到了游戏技术的发展能够给AI带来的巨大裨益。

在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和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联合出局的报告《探寻AI创新之路》(下称《报告》)中,研究者表示:“游戏科技与科学探索在一开始就形成了一种双螺旋结构,共同推动了人工智能的发展。”

而事实上,游戏产业对于AI产业的拉动也体现在营收数据的相关性上。

研究发现,游戏产业的规模每进行1%的增长,人工智能上市企业的合计营业收入就有约1.42亿元的提升。

而在未来,游戏产业对AI的拉动作用,“预计将从 2023 年的 315.76 亿元上 升至 2030 年的 1038.1 亿元,年均增长率约达 16%。”

中科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研究组成员,《报告》的联合作者之一刘锋博士对